桃包永存

看文的小小白

bucky的日记

几个小片段,娘胎水准,自个写着玩
希望大家观看愉快,不接受任何形式ky
最后给大家笔芯

1.“砰”一声响音,冷冻箱打开了

我勉强睁开眼,迎面两个士兵把我从里面架出来,肺部因长时间没有接触过氧气而难以接受空气,我感到十分虚弱

他们把我放在洗脑机器上,我感受到这基地的阴冷,我觉得那温度寒到我骨子里,但我并不在乎因为我知道更疼的在后面

果不出我所料他们再次给我带上洗脑仪器,电流通过太阳穴深入我的大脑,一次一次的探入那里,那种剧痛我无法用语言表达,我的手臂不再受神经中枢的控制,那只钢铁手臂死力捏住旁边的物体,我开始大声的喊叫,企图用这样的方式缓解一些疼痛…终于在最后一股电波侵入大脑后机器停止了,我开始大口呼吸着空气,身体不受控制的颤抖着

肺,我认为它已经裂开出血了,但我还能呼吸说明它还能为我所用,这样已经让我觉得满足

“longing”

我依然在颤抖着,我的耳朵想毕是隔着一层雾在听

“Rusted”

我听清了,那是一个浑厚的男声那声音在我身后

“seventeen”

他开始慢步绕到我身前那声音还在继续

在他嘴里每每吐出一个单词我就觉得大脑被撬开一层坚墙,我逐渐开始失去意识

“freight cat”

我的目光逐渐变冷,我望向他

他观察着我的反应,很满意的合上那本红皮本子

他对我说“早上好,士兵”

我的声音从口腔中吐出,机械的语气

“Ready to comply”

愿意服从

2.我知道的,我的目标我的任务一直是那个闪闪发光的人,他发出的光柔和不刺眼完美的包容着他身边那群实力超凡且性格高傲难以让人接触的复仇者

为了更好理解任务我曾在实行前去过一次专属于他的博物馆,我仔细的阅读和观察着每个板块,那是一个工作日正巧是上午馆里人并不多,这让我感觉放松的多

但是当我走到离美国队长板报最近的一个板块时,我顿住了,我睁大眼睛,我的眼神认真且精确的观察着那个留着短发笑起来甜的不得了的男孩

“他”笑得很张扬很青涩但很棒

这是我对“他”的第一印象,但…我为何和他长的如此相像?

这让我感到略有些困扰,我向下看去

【James Buchanan Barnes】

我无言,我看着他发呆。直到一位服务人员过来问我是否需要帮助,他拍拍我的肩一脸温和的笑意,压根不知道他面前站着的是杀人无数的冬日战士

我沉默摇摇头,快步走出博物馆,看着外面的阳光

我觉得倍感刺眼

3.我全身湿透了,我把那个说会陪我一直走下去的金发队长扔到岸上,我低首望了他一眼随后头也不回的走向灌木丛

我随意把身上的伤口包扎了下其实没有几个致命伤,随后我打劫了几个混混,真没想到在纽约的混混能挣这么多,我甚至思考转行成为他们一员,但碍于九头蛇的搜索我只好遗憾的放弃了这个念头

我拿着抢来的钱混入去一个小地方的火车,火车上人很多搞得我很烦当然我不会说,作为一个优秀的冬日战士是不会随意杀人的

到了地方我找到一间废弃的安全屋,里面的东西还算齐全,而且楼下不远处有一个集市我感觉很满意

就这样我小心的掩盖住自己的痕迹,一日复一日的过着平和的生活,每天早上楼下的老太太会结伴去集市买菜,他们还有很多活动,一些老年的男性坐在摇椅上晒太阳,每当我去水果摊时小贩都会和我打招呼,有事还会多给我几个,我在这里住了有一段时间一年左右?日子每天虽然都是一样的但是我觉得很不错,真希望一直这样

可以好运似乎并不属于我,我他娘就一句话为什么大事件都是我干的?我不想被只黑猫追杀

评论

热度(9)